4%的调控目标是可以实现的

2018-08-18 03:51

尹中卿:当前最重要的是吸收这几年为了刺激经济增长所产生的过多的流动性。就国际环境而言,我们应该在增加议价权的同时,管住国外热钱。还应该加快外汇改革,藏汇于民,鼓励海外投资。对于国内热钱,要开拓投资渠道,改善企业经营环境,使这两年来已经进入市场的流动性回到实体经济去,包括通过结构性减税减轻企业负担、向民间资本开放垄断行业等方式开拓民间资本渠道。

李毅中:作为解决物价问题的手段之一,要淘汰落后产能,控制过剩产业产能盲目发展;工业界要将节能降耗、减排治污作为重点来抓;在保障社会供给的同时,降低能源和资源消耗,弱化因能源、原材料上涨推动ppi(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ppi再推动cpi的传导过程,这样可对控制物价产生积极效果。基础原材料价格上涨,当然也有国际原因。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工业企业不能为稳定物价作贡献。企业应该主动节能减排降耗治污,把落后的产能淘汰掉,这样就可以控制过剩的产能盲目扩张。然后抓住生产力的要素做文章,降低成本,消化一部分原材料成本涨价的因素,不要把这种因素一股脑都推到ppi上去,这样ppi就可以降下来,而消费品价格也是这个道理。

李德水:提高cpi的调控目标有其合理性和必然性,因为今年国内外经济环境有了新的变化。今年1月份的cpi数据偏高,主要是翘尾因素。中国粮食连年丰收,并没有恶性通胀的基础,政府只要做好工作,4%的调控目标是可以实现的,是实事求是的。

尹中卿:这一轮物价上涨最根本因素在于经济过热,直接原因是金融危机中的流动性过剩,还有其他原因,第一是国外热钱大量涌入,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导致输入型通胀。第二是国内热钱的投机性炒作。两年前,一些企业在金融危机过程中关张,复苏之后他们并没有开工,因为这两年来,炒作的盈利率要远远高于加工制造业的盈利率。第三是成本上升,环境、资源、土地、劳动力等成本上涨是刚性的。

贾康:中国的cpi结构分析明显表明,价格的主要上涨因素是食品。因此,平抑物价需要财政进一步地给农民清晰的信号,鼓励农民从事种粮生产和农副产品生产。财政还要用资金支持国家的物资系统,在某些有储备的农副产品价格异常上涨的时候,积极投放储备增加供给,平抑价格。此外,财政需要加快保障房建设,尤其是公租房建设。这样一来,影响cpi的房租水平就可以稳定或者回落。

记者:去年底以来,伴随着国家和地方政府一系列平抑物价措施的出台,人们明显感受到菜价降了,因为许多措施都着重放在了农产品供应上,然而,工业品的涨价越来越威胁到百姓荷包,如衣服、塑料制品、建筑材料。请问如何看待这一点?